执魔 第508章 威震百宗(二)

小说:执魔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9-08-27 21:34:36 源网站:棉花糖
  “陷仙剑意!”

  玉台四面,无数老怪自席位上豁然站起,望着玉台中心的剑尊者,目光难以置信!

  上古天庭之中,共有四大镇天古剑,陷仙剑便是其中之一。

  亘古以来,但凡能彻悟四大古剑的剑意者,无一不是同级无敌的可怕剑修。

  剑尊若领悟了完整的陷仙剑意,本身又是一名半步炼虚的高手,实力绝不容小觑,怕已是炼虚之下难逢敌手!

  这些老怪并未看出,剑尊仅仅是剑意中含有一丝陷仙剑意,而非真正领悟。

  而那被剑尊击下玉台的百剑宗化神,一辨识出陷仙剑意,立刻面色苍白,匆匆从地上爬起,退回百剑宗的席位,哪里还敢向剑尊发难。

  在他看来,剑尊虽不是炼虚强者,但领悟了陷仙剑意,岂是他一个化神初期可以抗衡...

  “想图谋巨魔族之人,先与老夫一战!”

  剑尊骤然拔剑,一人一剑立于玉台。

  他手提一柄松纹古剑,背后又负了一个硕大剑匣,短发如戟,白须飞扬,周身剑气如龙,好似天神般威严!

  玉台四面,建有无数席位,坐着百万修士,来自一百多个雨界一流宗门。

  人山人海,围聚于此。但在这一刻,竟没有一人敢上台挑战剑尊。

  那些修为化神或者低于化神者,是惧怕了剑尊。

  而大部分的炼虚老怪,仅仅是自恃身份,没有在此刻上台应战,以免落个以大欺小的恶名。

  剑尊终究只是半步炼虚,仅是一个化神修士,这些炼虚老怪个个爱惜羽毛,自不会欺凌一个化神。

  “哎,剑老头,你真是...”洞虚感叹不已。而巨擎满面惭愧。

  巨擎与剑尊的关系谈不上多好,甚至二人曾结下过些许仇怨的。

  但巨魔族有难,剑尊却念在同为七尊势力,跳出来为巨魔族出头。这份仗义胸襟,着实令巨擎感动。

  “这剑尊身上的剑意。确实含有一丝陷仙剑意。但也仅仅是一丝而已,哼,区区一丝陷仙剑意。不值一提!只不过,传闻剑岛藏有陷仙剑的残剑碎片,而那碎片已被白衣剑神夺走...老夫原本不信这个传言,如今看来,这个传言倒是属实了。”

  首席之上,冰岳剑宗的宗主神剑侯冷冷一哼,对剑尊不屑一顾,却也自恃身份,没有对剑尊出手。

  但神剑侯的声音。却毫不掩饰的传开。

  不少化神老怪一听说剑尊领悟的并非完整的陷仙剑意,立刻大松一口气。

  若剑尊领悟的只是一丝陷仙剑意,则在座化神未必没人能胜剑尊。

  “阁下便是剑岛的剑尊么,哼,便让老夫来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

  一名身穿青色剑袍的老者,持一柄绿晶飞剑。骤然跃上玉台,向剑尊发难。

  此人乃是百剑宗的宗主,亦是一名半步炼虚的剑修。

  “百剑宗宗主,赵节...哼,你不是老夫对手!”

  嗤!

  剑尊猛一扬剑。松纹古剑发出刺耳的剑鸣。万丈玉台之上,风云都为之变色,倏忽间,一道道深青色的剑芒骤然刺出,散做成千上万的剑光雨点遮天覆地!

  “剑雨式!”

  赵节面色剧变,这剑尊一式剑雨式,已无限接近窥虚一击的威力!

  他虽知剑尊不可小觑,却未想到剑尊如此厉害,几乎要炼虚之下无敌了。

  匆忙间,赵节狂舞绿晶剑,施展出百剑宗镇宗剑术——百剑式。

  只一瞬,赵节便挥舞出成百上千的剑芒,但这些剑芒却尽皆不敌剑尊的剑雨,被一一击溃。

  赵节面色难以置信,匆匆连退,却为时已晚,被剑雨围困。

  但听一声惨叫,赵节身上被剑雨斩出十几个细小的血窟窿,惨叫一声,吐血飞出玉台。

  他虽未死,却是重伤,败在了剑尊手上!

  “剑岛剑尊胜。”主持擂战的窥虚老者宣布道,此人乃是六炎宗宗主,名为炎霄。

  “剑尊威武!”末等席位上,不少剑岛剑修振臂欢呼。

  “还有谁,欲与老夫一战!”剑尊怒目扫视群雄。

  “剑尊好手段,老夫飞燕宗宗主燕回,领教阁下高招!”

  人群中,一名身材矮小的负剑老者,一跃上了玉台,流露出半步炼虚的气势,对剑尊发出挑衅的冷笑。

  此人身形矮小,出手却是极快,骤然拔剑,祭向长空,剑光竟隐隐显露出飞燕虚影,施展的赫然竟是飞剑之术!

  “飞燕式!”

  那飞剑宛如飞燕般轻盈,一遁无影,足可见剑光之快。

  剑尊老眼一沉,不敢怠慢,剑光一挽,一跃登天,避开飞燕剑光,继而居高临下朝下方的燕回一剑斩去。

  “剑瀑式!”

  一瞬间,剑光好似瀑布狂泻,如九天银河垂天斩落。

  燕回的飞剑一触及这瀑布般惊人的剑光,立刻倒卷而回,剑身出现无数裂痕。

  本命飞剑受损,燕回咳出鲜血,骤然抬头。

  一见头顶银河般垂下的瀑布剑光,立刻心惊胆寒,再退已来不及。

  轰!

  硕大的玉台被这瀑布剑光震得粉碎!

  剑尊踏天而立,其脚下的玉台废墟之中,燕回浑身染血,受伤极重,胆寒地望了一眼剑尊,竟就此昏迷不醒,倒在玉台废墟之中。

  “剑岛剑尊胜!”六炎宗主不咸不淡道。

  “宗主!”百剑宗的一众高手,立刻将燕回抢了回去,生怕剑尊害了燕回性命。

  嘶!

  玉台下方,一个个化神宗门纷纷惧怕不已。

  剑尊的实力,果真已到了化神无敌的境界,除非是真正的炼虚修士出手,否则无人能斗败他!

  一时间,再无一名化神敢挑战剑尊!

  “剑尊威武!”剑道修士叫得更猛烈了。

  首席蛮道宗席位上,宗主南蛮侯目光不悦,对身后一名负剑老者吩咐道,

  “区区一个半步炼虚而已。仗着一丝陷仙残剑的剑意,竟妄图凭一击之力挑战百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连秦,你去杀了他!”

  “是!”

  那负剑老者一步迈出,化作遁光。出现在玉台废墟之上。

  此人亦是一名半步炼虚的剑修。但气势却丝毫不弱于剑尊半分。

  剑尊降落至地面,目光凝视负剑老者,不敢小觑此人。

  “老夫连秦。奉宗主之令,来取你头!”

  嗤!

  老者话语一落,周身散出惊天剑意,那剑意声势惊天,其中更有一丝古老剑意,令剑尊都为之心颤!

  玉台四面,无数老怪再次惊呼。而当连秦拔出身后巨剑之时,那惊呼更是此起彼伏。

  “这、这是...戮仙剑意!还有这连秦手中持的,莫不是戮仙古剑么!”

  “不。这连秦手中之剑,并非戮仙剑,只是一柄仿制之剑...但此剑之中,蕴含了一小块戮仙剑的残片,威力绝不容小觑!”

  嗤!

  连秦剑指剑尊,只一步迈出。却已人剑合一,化作一道诛戮一切的巨大剑光,以无法想象的剑度劈向剑尊。

  剑尊目光一震,不退反进。

  剑修对决,注重气势。若退了,即便只是半步,也会因输了气势,而败于敌手。

  心知凭自己的力量,无论如何挡不住戮仙仿剑的剑威,但让他后退,却是半步不能!

  猛然一掐诀,身后的剑匣立刻传出数十万飞剑的剑吟之声。

  下一瞬,数十万飞剑如雨一般,飞出剑匣,朝连秦身剑合一的剑光对斩而去。

  轰!轰!轰!

  成千上万的飞剑被斩成碎片,每一柄飞剑至少都是丹级飞剑,最强者,甚至有半步虚宝的飞剑!

  此乃剑尊的最大底牌,放出数十万飞剑,便是真正的炼虚强者都要头皮发麻退避一二。

  噗!

  在粉碎了近二十万飞剑之后,戮仙仿剑的剑光终于被破开。

  连秦猛吐鲜血,目光惊惧难明,被余下的三十万飞剑斩成肉泥,惨死于玉台废墟之上,元神都未逃出!

  “好险...”

  剑尊轻舒口气,将连秦的戮仙残剑摄入手中,仍是心有余悸。

  若非动用了最大底牌,他多半是胜不过连秦的。

  “剑岛剑尊胜...”这一次,窥虚修为的六炎宗主都稍稍色变,显然被剑尊疯狂的御剑术震撼到了。

  嘶!

  一个个围观修士,被剑尊疯狂的御剑术震撼到了。

  借助剑匣的力量,同时发射五十万柄飞剑,除了炼虚老怪,谁能接下剑尊一击!

  蛮道宗席位上,南蛮侯勃然大怒,他万万想不到,剑尊者区区一个半步炼虚,竟敢当着百宗的面,斩杀他蛮道宗的人!

  “敢杀我的人,找死!”

  南蛮侯一跃冲上玉台,身形壮硕,遒劲有威,一爪探向剑尊,气势猛然散开。

  窥虚气势席卷玉台废墟,就算剑尊的底牌再厉害,也只能震慑炼虚之下的修士,作为一介窥虚,南蛮侯岂会畏惧剑尊!

  剑尊敢当场斩杀蛮道宗的人,南蛮侯作为蛮道宗主,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一个教训!

  “不好!”

  剑尊连败三人,法力大损,且境界远低于南蛮侯,根本接不下南蛮一爪。

  在南蛮侯强大的气势下,剑尊只觉呼吸滞涩,根本无法抗衡。

  南蛮要杀剑尊,以命抵命!

  眼见剑尊有难,洞虚与巨擎自然再坐不住,怎能眼看剑尊为巨魔族出头而死?

  二人俱都祭出本命法宝,朝南蛮侯背心打去。

  南蛮感觉到背后的攻击,出手不由一滞,变爪为掌,凌空向剑尊一拍,同时骤然转身,冷笑向洞虚、巨擎扑去。

  “区区一群半步炼虚,敢招惹本侯,找死!”

  轰!

  南蛮侯凌空一掌,震碎无数虚空,剑尊横剑当胸,仍挡不住窥虚一掌。吐血倒飞。

  洞虚与巨擎虽险之又险救下剑尊,但却被南蛮侯盯上。

  南蛮侯方一转身,二话不说,朝着洞虚、巨擎二人便是二掌拍出。

  浩瀚的掌力席卷开来,洞虚、巨擎尽皆吐血。根本挡不住南蛮一击。

  “区区几个蝼蚁。不自量力,敢惹本侯!”南蛮侯不屑道。

  “老夫虽是蝼蚁,你又算什么东西!你却不知。这巨魔族是受一个人庇护的。”剑尊咬牙道。

  “庇护?你所说的巨魔族庇护者,难道是周明?”南蛮侯也曾听说过宁凡击杀石勒国主、赤天殿主的事迹,乍一听宁凡威名,自然是有些畏惧。

  但转念一想,如今针对巨魔族的可不止他蛮道宗一个势力,而是超过一百个势力。

  这些势力中,包括蛮道宗在内,共有十一个炼虚宗门。其中不乏问虚、冲虚强者。

  在南蛮侯看来,宁凡再厉害。也没厉害到足以抗衡冲虚,自然不敢前来援助巨魔族的。

  他自然也就不再惧怕宁凡了。

  “哼!就算有周明庇护巨魔族,又如何!我等百宗在此,凭周明一人,万万不是我等对手,何况他是绝对不敢前来的。你们三人。休想吓到本侯,去死吧!”南蛮侯目光一冷,一指点出,那指力分作三道,分别攻向三个方向的三尊。

  剑尊、洞虚、巨擎此刻皆已重伤。如何能挡住指力...

  巨笼之后,始终沉默的风雪言,一见父亲有陨落的危险,再难镇定,留下急切的泪水,咿咿呀呀说着什么,却无人能听懂。

  她只是个小哑巴,连求蛮道宗主饶了父亲性命都做不到...

  “岛主!”

  “剑尊!”

  “族长!”

  洞虚岛、剑岛、巨魔族的无数高手,俱是一片慌乱,却无人能救三尊。

  轰!轰!轰!

  三道指力轰在废墟之上,激起漫天烟尘,令人看不清烟尘中的战局。

  但不必想也知道,重伤的三尊受了南蛮侯的窥虚指力,是必死无疑的。

  “不必看了,剑尊、洞虚尊、巨尊三人必死。”六炎宗主宣布擂战结果。

  “哼,这是自然!本侯亲自出手,若连三个半步炼虚都杀不死,岂不是白活一遭!”烟尘外,南蛮侯不屑道。

  兰陵宗席位上,兰陵王冷漠的闭上眼,对三尊是死是活漠不关心,在他的眼中,三尊再强,仍是蝼蚁,蝼蚁若死,与他何干?

  他来巨魔族,只为得到巨魔石板以及风雪言。他手上已有六翼石板,若再得到巨魔石板,便可令风雪言翻译石板古经...

  两块石板的古经,或许足够他本尊疗伤了。

  鬼目族席位上,幽鬼侯冷笑道,“巨魔族八个老不死的,还真是沉得住气,一族之长就要死了,也不愿露面么...哼!”

  他冷冷望向兰陵王,仍未忘却与兰陵王的深仇大恨。

  只是此刻幽鬼侯也在图谋巨魔族,在夺得巨魔族石板前,他不会与兰陵王撕破脸。

  待石板现世,他会与兰陵王清算旧账!

  武宗席位上,副宗主武天正冷眼望着玉台废墟,忽然微微一惊,竟是接到了宗主武穆侯的传音飞剑。一听飞剑内容,立刻目光大惧,面无血色!

  “副宗主,发生什么事了?”几名武宗长老不解问道。作为武宗的副宗主,武天可是一名处变不惊的窥虚老怪,竟然会被传音飞剑的内容骇得面无血色。

  这些武宗长老无法想象,什么事情能把武天吓成这样。

  “宗主令我们速速撤离巨魔族...这浑水,我们绝不可以趟,因为...”后半句话,武天因为过度恐惧,而根本无法说出。

  因为,有一个令武穆侯不敢忤逆的魔头,正在赶赴巨魔族,要为巨魔族出头!

  涅槃谷席位上,金身第二境的谷主元修,望着玉台废墟烟尘四起的方向,忽然没由来战栗起来!

  那种战栗,是来自炼体境界的气势压迫!

  那烟尘之下,有什么东西,传出了可怕的炼体气势,令元修感到本能畏惧!

  赤妖宗席位上,宗主赤妖王望着南蛮侯方向,舔了舔舌头。体内问虚气势蓄势待发。

  连巨魔族长都死了,这下子,巨魔族还有谁可阻碍百宗抢夺石板及风雪言。

  “呃,谁在那里!”

  雨殿席位上,一名窥虚修为的炼丹师。忽然起身。向着烟尘四散的玉台废墟惊诧道。

  此人乃是阳天殿殿主,名为郑何,是一名五转巅峰炼丹师。

  这阳天殿。曾属于雨殿四皇子管辖,但由于云天诀剑诛了四皇子,令得阳天殿失去碎虚坐镇。

  郑何之所以会来巨魔族,倒不是为了争什么石板,而是来寻宁凡。

  他寻宁凡,只因外界传闻宁凡丹术可排入雨界第八,他不服!

  身为五转炼丹师,郑何感知异常敏锐,率先察觉出玉台烟尘中的异样。

  玉台废墟之上。烟尘渐渐散去,露出三个重伤身影,正是三尊。

  剑尊等人虽然身受重伤,但竟然没有死在南蛮侯一指之下,这不禁大大出乎众人意料。

  “这三人,为何没死?”一些宗门的修士诧异道。

  “看。那是什么!”又有一些修士注意到天空之上的异变。

  在玉台上方的天空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硕大的黄金古剑!

  古剑不知何时出现,剑柄立着三人,剑身立着二女。剑尖则立着一个目光冷漠的白衣青年,问虚级神念散得极远。

  白衣青年单手轻抬,在他的手掌中,赫然擒着三道指力!

  那三道指力,分明是南蛮侯所发出,用于攻击剑尊等三人。

  白衣青年单手挡下南蛮侯三道指力,修为自然远高于南蛮侯。

  而很显然,剑尊等三人之所以未死,正是因为这青年出手相救。

  “你是何人,敢阻本侯杀人...不怕得罪我百宗势力吗!”南蛮侯仗着百宗都在,正欲责问青年,下一刻,周身却开始不住战栗。

  因为玉台四面不少内海修士,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无数道惊呼响彻北凉国!

  “周、周明!他是周明!他来了,他竟然来了!”

  而一直闭目的兰陵王,忽然睁开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宁凡,“问虚气势?!这个蝼蚁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突破问虚,难道他镇压岚角族的传闻是真的吗?!”

  第一次遇见宁凡之时,他明明只是化神境界...这才过去多久,竟然突破了问虚,这怎么可能?!

  想当初,雨皇令兰陵王教训宁凡,兰陵王便因轻视宁凡而不屑出手...

  那被他轻视的蝼蚁,竟然成长到了这一步...这怎么可能?!

  玉台废墟外,南蛮侯无法抑制剧烈的心跳,背心冒汗,双手都在发抖...

  “什么!他就是周明?!”

  他自语自问,却无人答复。只有一股生死危机之感,骤然席卷南蛮侯全身。

  南蛮侯胆寒抬头,正对上宁凡冷电一般的目光。

  “你刚刚不是说本尊不敢前来么...本尊来了!”

  嗤!

  宁凡的身影,骤然从剑尖之上消失,而一股心惊肉跳之感,立刻传遍南蛮侯全身。

  南蛮侯哪里不知道,宁凡是对他出手了,且一出手便是死手,否则不会令他如此战栗!

  南蛮方寸大乱:疯子,这是一个疯子!他竟胆大包天到当着百宗之面,斩杀自己!

  他是想凭一己之力为巨魔出头,独战百宗吗?!

  但堂堂窥虚修为的南蛮侯,竟然连宁凡的身形都看不到...

  这就是二人实力的天壤之差么!

  南蛮侯吓得面无血色,一面匆匆飞退,一面向离他最近的赤妖宗席位求救道。

  他明白,凭自己一人,绝对难以保命!

  “赤道友救我,事后本侯愿以‘修蛮丹’相赠!”

  “修蛮丹?!”

  原本与南蛮侯不对路的赤妖王,一听有这等好处,纵身一跃,冷笑来救南蛮侯。

  他自然看出宁凡的问虚气势,也稍稍听说过宁凡的凶名,但他也是问虚,岂会畏惧同是‘问虚’的宁凡呢?

  他遁光极快,但才刚刚遁出一半路程,忽然目光大惊。

  却见南蛮侯的退路上,宁凡的身影好似鬼魅般浮现,一掌拍出。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却有着移山填海的猛力,完全堪比金身第三境的体修一击,非任何窥虚修士可以抗衡!

  南蛮侯满面震惊,却根本无法避过掌影,生生被掌影拍中。

  轰!

  只一掌,十万里虚空粉碎,魔气惊天,而南蛮侯则尸骨无存,死不瞑目!

  他至死也无法置信,自己堂堂窥虚修士,会被宁凡一击瞬杀!

  “怎、怎么可能?!就算此人是问虚修士,也绝不可能随手拍死窥虚才对!”

  赤妖王意识到不妙,想要退回席位,但为时已晚。

  宁凡充斥杀机的目光,早已将他锁定。

  “想走?迟了!”

  一扬手,施展定天之术,无数血线立刻从赤妖王体内散出,将之定在长空之上。

  以二人的修为差距,赤妖王一被定住,竟完全无法动弹!

  “这...这是什么法术?!啊!”

  赤妖王还来不及反应,已见宁凡鬼魅身影出现在身前,抬手一掌,拍向赤妖王天灵,要之整个肉身一掌拍成碎肉血雾。

  至于赤妖王的元神,则被宁凡随手擒在手中,连搜魂都不必,一口吞入腹中,生生嚼碎。

  嘶!

  在场百万修士,俱都倒吸冷气,心惊胆颤。

  就在宁凡出现的瞬息之间,竟然连斩两名炼虚?!

  兰陵王目光再次一震,就算是他出手斩杀赤妖王、南蛮侯,也绝对无法如宁凡这般轻松!

  “不可能!此子区区蝼蚁,难道实力比本王更强?!”

  而玉台四面八方,忽然响起数道炼虚强者的呵斥之声。

  “大胆狂魔,敢当着我百宗之面杀人,找死!”

  巨笼之中,那无助跪坐在地上的风雪言,一见父亲未死,又见宁凡出现,忽然鼻头一酸,泪珠啪啪落下,心中默默感动,

  “是姐夫...”

  他真的来了,即便与百宗强者敌对,也毫不犹豫地来了。

  “哭什么?有姐夫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轰!

  宁凡抬手一掌,轰碎巨笼,单手揽住风雪言,踏天而立,目光冷冷扫视脚下的百宗强者。

  “本尊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执魔,执魔最新章节,执魔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