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魔 第1246章 仙皇阵

小说:执魔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9-08-27 21:34:36 源网站:棉花糖
  紫薇北极宫,第十宫,寿星宫。

  转眼间,宁凡已经在桃花源中闭关十五日。

  到底是神魔之躯,宁凡只用了区区十五日,就将十转丹药的药力彻底吸收,几乎没有一丝浪费。

  十转级别的八海丹,对于宁凡的水行修炼有着巨大好处。宁凡的雨掌位才刚刚修到掌位中期不久,正常情况下,短时间内很难再有突破。可谁叫宁凡吃下了一颗十转级别的丹药呢!

  原本堪堪踏入掌位中期的雨行力量,生生朝着掌位大成行进了一大半!

  便是宁凡本人,也被十转丹药的药效吓了一跳!区区一颗十转八海丹,便可令他精进至此,倘若再来一颗十转八海丹,他岂不是直接修至雨掌位大成了?

  “雨龙,现!”

  宁凡淡淡一令,桃花源上空顿时变得风雨交加,风雨之中,一条半虚半实的雨龙破雨而出,向天一吼,霎时间,整个桃花源乃至整个寿星宫,都开始地动山摇。

  寿星宫的桃妖见此异象,皆是心存敬畏,他们哪里不知道此刻冲天咆哮的雨龙,是宁凡在演练神通?君不见,前些日子来寿星宫闹事的酒妖族仙帝,就是被这雨龙一口咬死?

  “二龙,三龙,四龙,五龙,六龙,现!”

  宁凡又一令,风雨之中现出更多条雨龙。这另外五条雨龙从何而来?却是宁凡闭关之时,将之前捉到的另外五条雨龙尽数吞掉的。若北海真君知晓,自己毕生苦修得来的六条雨龙,全部便宜的宁凡,怕不是要直接气死。

  六龙加身,是北海真君毕生苦修的极致,但却不是宁凡的极限。

  “第七龙,现!”

  “第八龙,现!”

  “第九龙,现!”

  宁凡再一令,在空中行云布雨的雨龙,增加到了九条!

  九条雨龙,前六条是宁凡从北海真君那里夺来,后三条则是借由十转八海丹修出。

  换言之,只一颗十转八海丹,便可抵消北海真君半生的苦修,可见十转丹药是何等厉害了!

  “收!”

  宁凡又一令,九条雨龙皆被他收回体内。

  见此一幕,服侍一旁的姬扶摇妖魂,只觉得心惊胆战,敬畏交加,暗道自己便是拼了性命,也万万打不过任何一条雨龙,更何况是九条!前辈的手段果然可怕!

  “前辈辛苦了,请喝茶…”

  见宁凡修炼完毕,姬扶摇妖魂小手乖乖奉上一杯桃花茶。

  此茶中的桃花并非凡品,乃是桃花源中元桃古树所开元桃花,元桃花可恢复心神之力,修士闭关后饮上一杯元桃茶,一身疲惫顷刻便会一扫而空。

  “你倒是有心…”宁凡接过元桃茶,饮罢,只觉得心神舒畅,不由得笑道,“此茶不错。”

  “桃妖族长让我告诉前辈,若前辈喜欢此茶,桃花源中的元桃花,前辈可自取,不必客气。毕竟前辈乃是尊贵无比的山海司大司木…”

  “我不是什么山海司大司木…算了…”宁凡摇摇头,懒得再解释。

  “桃妖族长还说,他听说前辈在搜集神器多闻无双的残片,决定亲自寻来寿星宫的所有残片,孝敬给前辈,此刻他正带领族中桃妖,四处搜索宫中碎片,不日便可献至前辈跟前…”

  “我已说过无数次,我不是山海司大司木,这些桃妖实在没有必要如此奉承…”宁凡深感无奈。

  “听说前辈在寻找多闻无双的碎片?前辈要一堆碎片做什么?此宝毁则毁矣,因其品阶之高,纵然寻回所有碎片,也难复原的。”姬扶摇不解,小心翼翼问道。

  “我寻碎片,自有用处…”宁凡虽然隐约感知此女和他大有因果,却毕竟相识不久,并不打算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

  根据他获得的情报,昔年,封魔巅群魔曾入侵过紫薇北极宫一次,当时有一只自称多闻的老妖魔,击退了群魔,却也为此搭上了性命。

  那名为多闻的妖魔,正是紫薇四神器——多闻无双所化妖魔。

  漫长岁月过去,就连神器也开启了灵智,那多闻无双一心守护紫薇北极宫,最终竟落得惨死的下场。

  有多惨?

  失去性命,变回本体惨不惨?

  其本体——神器多闻无双更是碎成了一百零八片碎片,散落至紫薇北极宫各处,惨不惨?

  起初得知多闻无双已毁,宁凡是有些失望的,不过很快他便有了新想法为何不寻回多闻无双的残片,将之修复呢?

  紫薇四神器合在一起,是开天级别,彼此分开等级也是极高,想要修复这等法宝,需要无数仙料,便是准圣也未必负担得起。

  但却难不倒宁凡,他有古国交易阵在,若真有什么修复材料凑不齐,大可借由此阵购买。

  宁凡最终还是决定,要寻回所有多闻碎片,将之修复。

  第十二宫析木宫,并没有多闻碎片。

  但在第十一宫大火宫,宁凡寻到了五片碎片。

  至于这寿星宫…

  宁凡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和石头一番对话后,自语道,“原来如此,在这寿星宫中,散落着七片多闻碎片…”

  姬扶摇傻眼了好端端的,前辈怎么和一块石头聊起了天!莫非前辈被十转丹药药力冲击,脑子有些犯糊涂了?不不不,前辈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腹诽前辈,前辈乃是高人,高人的想法,不是我等俗人可以理解的!定是如此!

  姬扶摇正在脑内小剧场,脑补宁凡此举背后的深意,忽觉一阵剧痛传来,继而眼神一变,换了人格。

  同一时间,宁凡识海中的蚁主,又一次沉睡不醒。

  “太好了!本宫又出来了!”‘姬扶摇’放声大笑,圣人威肆意放出,这寿星宫顿时又开始地动山摇。

  “真可怕!那姬扶摇又犯癔症了!”感知到此事,寿星宫的桃妖们皆是敬畏不已。这些日子,他们已经见过好几次姬扶摇犯癔症了,每一次都是这般威压盖世,真真吓人!

  “好了!收掉威压!你弄出的动静太大,好端端一壶茶水竟被你浪费了半壶。”宁凡皱眉道。

  却见,一旁的石桌上,之前姬扶摇呈上来的元桃茶,此刻因那地动山摇,竟洒出了大半壶,全都浪费了。

  “嘁,你让我收我便收,你当我是谁!”‘姬扶摇’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嘴,却还是不情不愿地收回了漫天圣人威。

  没错,此刻的‘姬扶摇’已不是正主在操控身体,操控她身体的人,是蚁主!

  “不就是洒了半壶茶么,算什么大事。嘶!居、居然是元桃茶!”

  ‘姬扶摇’随意扫了一眼石桌上的茶壶,这一扫,却是登时面色大喜。

  居然是元桃茶!

  这可是好东西!

  此物药效还是其次,关键是此物可以彰显身份啊!诸天万界之中,能产元桃花的地方,只有三处!元桃花产量太少,且一旦产出,所有桃花皆归入山海司的宝库,再由山海司按照份例,分配给三大真界的诸位逆圣。

  是的!这元桃茶历来都是逆圣的特供茶水!

  好你个宁凡!一个人在这里独占第四步贡茶,竟不知把这等好东西拿来和本宫分享!枉我们还是同生共死的关系!

  ‘姬扶摇’没好气地轻哼一声,妖魂之躯直接坐到桌子上,小手抱起茶壶咕嘟咕嘟就着茶壶喝,喝得好不快意。

  可惜,她还没有快意多久,体内人格便再次切换。

  姬扶摇目光渐渐清明,一见自己的妖魂之躯,竟直接坐到石桌上,抱着茶壶喝茶,顿时吓了一跳。

  “我、我竟有犯癔症了,真是失礼…”

  “无妨,你妖魂初愈,在此稍作歇息,我有些事,去去就回…”

  这些日子,宁凡见多了姬扶摇、蚁主两大人格的切换,早已见怪不怪,便也不打算多理会此事。

  此时他已尽数吸收体内药力,是时候去寻找寿星宫的多闻碎片了。

  宁凡一路走出桃花源,刚一出门,正好和桃万年碰上了。

  却见,这桃万年也不知这今日经历了什么,此刻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一见宁凡,桃万年顿时献宝一般,小心翼翼献上六片多闻碎片,“属下愧对大司木大人!属下刮地三尺,搜遍了整个寿星宫,也只得到六片碎片,还有一片,无法获得。”

  “贵族帮我寻来六片碎片,已是厚意,何须自责?”宁凡收了六片碎片,打算给桃万年一些好处,算是感谢。

  此举直吓得桃万年面如土色,“大司木莫要折煞我等!我等便是万死,也不敢收受大司木的东西!山海司的东西,哪个敢收…”

  “我不是你们的…”

  “对对对,大人不是大司木,大人此番前来,定是微服出巡,不宜声张,属下懂,全懂…”

  宁凡的脑仁又开始犯疼了,摇摇头,又道,“算了,最后一片现在何处,我亲自去取。”

  “什么!那怎么使得!最后一片碎片落在了木瘴深处,其内木之瘴气,足以将仙帝溶成血水,便是准圣也难进入,前辈三思啊!不可为了区区碎片,进入如此险地!”桃万年闻言大急,他怎敢让宁凡在他们桃妖族地盘上受伤,事后山海司岂不是要降下重责!

  “木瘴深处?无碍的,若只是木瘴,我却是不惧。”

  见宁凡如此坚持,桃万年只得硬着头皮,带宁凡来到了第七片碎片所在之地。

  此地乃是一处天然成型的木气之池,池面上木气经年不化,竟是凝聚成了木之瘴气,仙帝误入亦要殒命!

  第七片碎片,就坠在木气池的池底,桃万年想尽了办法,也无法将碎片取出。

  “好浓的木气!”宁凡目光一亮。

  “是啊,此地木气经年不化,已成木瘴,便是仙帝也不敢…嘶!”桃万年话未说完,目光陡然变得难以置信。

  却见,宁凡直接张口,大口大口吞噬着此地瘴气。

  这些瘴气足以杀死仙帝,但对于宁凡而言,却形同大补之物,不仅没对宁凡造成半点损伤,反而使得宁凡容光焕发,精神百倍!

  良久,宁凡吸尽了此地木气,也取出了第七片碎片。

  “这、这是什么级别的木之修为!掌位?道法源流?不不不!至少是道统!山海司中,能修出道统的,皆为掌司!莫非,莫非!这位大人并非大司木一级的天官,而是掌司级别的存在!难怪此人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是大司木!”

  桃万年越看宁凡,越觉得宁凡像一名掌司,不由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属下有眼无珠,竟不知大人是堂堂掌司,请掌司恕罪!”

  “…”宁凡无奈望向桃万年,最终,选择了无视…

  寿星宫的碎片皆已寻得,再留无益。

  宁凡打算离开寿星宫,前往第九宫鹑尾宫。见宁凡竟要离去,桃万年哪肯放宁凡离开,姬扶摇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有事情相求。

  “掌司大人留步,你不能、不能空着手回去!”桃万年鼓起勇气,拦住了宁凡。

  “不能空着手回去?”宁凡一怔。

  “是的!掌司大人容禀!我族所欠贡桃已逾千亿,但这并非我族本意,而是四十余纪轮回累积所致。我等被山海司遗忘了四十余轮回,如何能在一夕之内集齐所欠贡桃!非不愿也,实无能也!”

  “所以呢?”

  “所以我等打算,交赎罪金!”

  “赎罪金?什么意思?”

  “大人为何明知故问?山海司律法虽严,却也并非不能通融,似我等这般拖延贡品之罪,只需缴纳等量赎罪金,便可脱罪!四十余轮回,千亿贡桃,折成赎罪金,至少也得十万两天道金才可,可我族哪有天道金银留存,又如何交得起赎罪金…”

  “所以呢?”宁凡只听得云里雾里。

  “所以属下想借一借大人的古国交易阵,暗地里倒卖些东西,凑一凑赎罪金…”

  “古国交易阵,那是什么…”宁凡‘一脸茫然’地问道,古国交易阵乃是秘密,岂可宣之于口。

  “大人何故推脱!您老人家贵为掌司,岂会不知此阵!哦,懂了,晚辈懂了!这等不法交易,自然不可动用大人的交易阵,否则日后山海司查账之时,也是麻烦…”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宁凡一阵无语。

  “有了!在这寿星宫中,还有一处交易阵旧址,是紫薇尊所留,只可惜年岁太久,此阵已有多处损坏,甚是可惜。大人只需将此阵稍稍修复,便可借用此阵,以紫薇尊的身份来进行交易了。日后山海司查账,也查不到紫薇尊的头上,自是无碍。如此一来,大人总不能再推脱了吧?”

  紫薇尊,指得自然是紫薇仙皇。

  宁凡一听,此地居然还有紫薇仙皇留下的交易阵旧址,登时有了几分兴趣。

  “大人要不要先去交易阵旧址看看?”桃万年恭敬问道。

  “嗯,去看看吧。”

  见宁凡同意了此事,桃万年顿时大喜,一路领着宁凡,来到了寿星宫主殿。

  百果之中,桃为至寿象征,这寿星宫主殿的外观,乍看之下宛如一个巨大的仙桃。

  昔年,紫薇仙皇种桃于此,除了需要按例上缴一部分给山海司,余下的,皆是自用。用不完的,则一一售卖。

  因为时常要卖桃花桃果,故而紫薇仙皇常在寿星宫布交易阵,此地至今仍留有仙皇旧阵。

  当然,此阵已经残破,半点气息也不存了,旁人不懂得古国交易阵的,纵然亲眼看到这古阵遗址,也想不到此阵是赫赫有名的古国交易阵。

  但桃妖一族却知道这个秘密!

  有人可能要问了,区区一个交易阵的残阵,有何用处?

  那用处可太大了!倘若有懂得交易阵的人,能够修复此阵,则便可冒用紫薇仙皇的身份进行跨域交易!

  以宁凡的交易权限,很多东西都无法通过古国交易阵来购买。

  可紫薇仙皇不同!堂堂第四步大能,只要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什么特权不能开!

  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圣人级傀儡都能买!

  那么又有人要问了,根据古国交易阵的使用惯例,布阵者往往会在使用此阵后,将原阵抹去,以避免旁人盗用阵法。紫薇仙皇用过的阵法,为何不在事后抹去呢?为何要留在此地,给后人盗用?

  因为这寿星宫是紫薇仙皇的家啊!自己家里的阵法,抹来抹去多麻烦,留着省事多好,下回使用阵法,只需启动阵法即可,多方便!

  至于自己死后,旁人盗用阵法一事…

  怕是紫薇仙皇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灭杀,又怎会顾及身后事…

  “这就是紫薇仙皇所布的交易阵吗,和我的交易阵,似乎有很大的不同…”宁凡细细研究着紫薇仙皇的交易阵,越看越惊。

  紫薇仙皇的交易阵,复杂到无法想象,宁凡单只是匆匆一瞥,便觉得古奥晦涩,无法理解。

  他目露青芒,试图以天人目力穷究此阵,然而不开天人目力还好,一开天人目力,宁凡只觉得自己的心神瞬间就有了被阵法吞噬的趋势!他大吃一惊,当即收束心神,不敢再以天人目力看此阵法。

  “大人可有把握修复此阵…”桃万年见宁凡脸色不好,担心不已。

  “可以一试。”宁凡没有把话说满。

  闻言,桃万年不由得大感失望,好不容易想到的凑金之法,看来要泡汤了。

  然而桃万年很快又变得大喜过望了,因为宁凡鼓捣来,鼓捣去,居然真将这破旧阵法修复了!

  这处交易阵破损的位置,大都是边缘所在,所涉及的阵理与普通交易阵相差无几,宁凡自然可以修复;但若是重要位置损毁,宁凡可就爱莫能助了。

  “掌司大人真是不世天才!竟连紫薇尊的秘法交易阵都可修复!既如此,属下还有一事,想求大人代劳…”桃万年恳求道。

  “何事?”

  “属下想求大人操控此阵,将这些东西全部卖掉,换成金银。不是属下不想亲自售卖,实在是属下不懂得交易阵的用法啊,且听说此阵开启需要天道金银,我等桃妖小民,哪里有什么天道金银,若有,还需要卖东西赎罪么…”

  说话间,桃万年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大堆古物,一面取,一面给宁凡介绍。

  “这一件,是紫薇尊杀翼国巨人,斩其头颅制成的夜壶…”好个凶煞的夜壶!所传出的煞气,连宁凡这等魔头都有些难以承受,这夜壶——哦不这头颅的主人,生前该是何等修为,莫非竟是圣人!可惜此夜壶已被紫薇仙皇灭去轮回,对旁人而言,再无半点价值,对某些对翼国巨人有所图谋的人,或许能有大用吧。

  “这一件,是紫薇尊第七宠妃生前用过的头面…”头面就是首饰,此首饰虽说精美绝伦,但却并非法宝,故而价值应该不大…

  “这一件,是紫薇尊吃桃用的削皮刀,旁人吃桃带皮吃,不过传言紫薇尊有洁癖,不吃带皮瓜果…”这貌不惊人的青铜小刀,居然是件先天上品法宝,然而却无半点攻击力,只有一个神通——削掉仙果果皮,无损仙果药效,真是一件鸡肋法宝。

  “还有这件…”

  “这件…”

  琳琅满目的宝贝摆了一地,宁凡细细看去,无语地发现,这些宝贝一个个来头惊人,却没有一件对自己有用。

  也罢,本来就是要卖的东西,宁凡本来就不打算抢夺桃妖们的宝贝,有用无用又如何?只有一点,这些东西用处都不打,真的能卖钱么?

  宁凡有些不确定,可看着桃万年一脸期许的表情,实在说不出什么打击的话语。

  “掌司大人,可以开始了吗?”桃万年小心问道。

  “你等先出去,我便开始。”宁凡对桃万年、姬扶摇道,显然不打算在开启阵法的时候,让旁人观看。

  “是。”

  桃万年、姬扶摇乖乖退出寿星宫。

  宁凡端坐在寿星宫阵法中心,取出些许天道金,将阵法开启。

  很快,阵法的光芒跨越无尽时空,与通天教完成了对接。

  紫薇仙皇的交易阵,已经有太长岁月没开启了,故而这一次开启,对面竟迟迟没有人来接待宁凡。

  或许,通天教门徒感应到了紫薇仙皇的交易阵,却不知道该如此处理此事。

  一个死去无数年的仙皇,忽然发起交易,怎么想都有些惊悚,此事若是传开,怕不是要在整个真界引起轩然大波。

  宁凡等呀等,等呀等,不知等了多久,阵法光芒终于有了闪烁,同一时间,一道声音跨越阵法,从无尽时空之外传至。

  “阁下可是紫薇尊后人?”问话的,是一个异常苍老的声音,似经历了无尽沧桑。

  “不是。”宁凡回道。

  “不必否认,紫薇尊已死,昔年一掌之怨,老夫还不至于向他的后人讨要。”那苍老声音淡淡道。

  对面的老者是谁?居然和紫薇仙皇有一掌之怨?莫非被紫薇仙皇打过一掌,却还未死?

  宁凡正自猜测,其识海内的蚁主,却先一步愣住了。

  “这声音、这声音是三师兄!”蚁主的情绪开始激动。

  她想要从宁凡的识海挣脱,想要走出去,和三师兄对话,但却无法办到。

  蚁主的三师兄还能是谁,那当然是通天教的教主,通天圣人!

  仙皇交易阵,竟是通天圣人亲自接待!

  宁凡既知对面接待自己的是通天圣人,不免有了几分担心,好在对方全然没有察觉到蚁主的存在,自己也对宁凡不抱任何敌意。

  “紫薇后人,你想买什么?”通天圣人问道。

  “我暂时不买东西,我这里有些东西,想要卖给贵教。”

  一听宁凡居然是来卖东西的,且所卖东西,无一不是紫薇仙皇遗物,通天圣人顿时有了几分不悦。

  “尔为紫薇尊后人,不孝甚矣!先祖遗物,焉可贱卖!”

  原本看在紫薇尊面子上,他还打算给紫薇后人一些脸面,故而亲自接待,此刻却气愤于紫薇后人不孝,不愿在接待宁凡了。

  于是通天圣人离去了,换成了另外一个人来接待宁凡。

  “敢问道友想卖些什么?”第二名接待者,显然不是通天圣人一级的人物,面对紫薇仙皇的交易阵,有些敬畏,即便他所面对的宁凡,并不是真正的紫薇圣人。

  “先卖这个夜壶吧,此物价值几何?”

  宁凡将翼国巨人夜壶的信息,发个了接待者。

  那接待者起初听闻是卖夜壶,不免有了几分轻视,可一见这夜壶竟是翼国圣人头颅所制,先是一惊,继而大喜!

  “喜事!喜事!翼国大尊悬赏的先祖遗骨,竟在此地有了眉目!此夜壶,可售三万金!”

  宁凡震惊了!

  一个夜壶也能卖三万金!

  只一个灭尽轮回的圣人头骨,就这般值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执魔,执魔最新章节,执魔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