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魔 第1207章 一百次!

小说:执魔 作者: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9-08-27 21:34:36 源网站:棉花糖
  全知老人的吼声回荡天地,带着疯,带着怒,更带着说不出的悔恨。

  他在回忆与现实之中迷失!

  他好似又回到了那一日,大椿树前,血屠鸿钧门徒的那一日!

  他压抑了十纪轮回的疯狂,在这一刻苏醒!他的煞气宣泄而出,好似不可阻挡的洪流,霎时间,就将整个地渊十二层淹没!

  煞气成了海,成了虚幻的海!所有光蚁族人,都似那海中蜉蝣,如此微不足道,一个个在全知老人的煞气影响下,连站立都艰难了!

  “这…这是什么级别的煞气!”阴母也好,花曌也好,其他光蚁族准圣也好,全都冒出了冷汗,在这股煞气影响下,竟是有了胆寒的感觉!

  同一时间,无数鬼哭声顿时响彻整个地渊十二层!那鬼哭声不是幻听,而是真实存在,是全知老人手下亡魂的怨恨与诅咒!

  继而一道道虚幻魂影,借着怨气幻化而出,如迷路的鱼儿一般,在全知老人的虚幻煞气海中游荡。那不是真实魂魄,而是蜃影,是因果加身,是全知老人一生杀戮的恶业!

  “这些…这些都是他杀过的人吗!”随着那些虚幻魂影相继幻化而出,阴母吓得脸都白了,因为那些魂影之中,竟有许多她都认识,是真界赫赫有名的存在!

  拘灵将!鸿钧圣宗三代弟子,二阶准圣!

  何平真人!鸿钧圣宗三代弟子,一阶准圣!

  金鼎仙!鸿钧圣宗三代弟子,二阶准圣!

  风寒子!鸿钧圣宗三代弟子,远古大修!

  三海供奉真君!鸿钧圣宗三代弟子,远古大修!

  阴母越看越惊,全知老人杀过远古大修,且不止一二,而是数十人!远古大修对此人而言,竟是如此好杀吗!且此人似乎专挑鸿钧圣宗的门徒杀,他是和鸿钧圣宗有血海深仇吗!

  而当一道道九彩魂影显化而出,阴母等人的恐惧,终于上升到极点!因为九彩是圣人的专属气运色!

  “假的!全都是假的!全知再强也不可能杀圣人!我不信!”

  东极仙翁!鸿钧圣宗二代弟子,功德始圣!

  九山龙君!鸿钧圣宗二代弟子,三尸始圣!

  更夸张的还在后面!

  鸿钧圣宗一代弟子,元始天尊半边头颅的虚影,突然显化而出!这一幕,就仿佛全知老人曾经斩过元始天尊半边头颅一般!但那怎么可能!元始天尊可是荒圣啊!洪荒级别的圣人,谁有本领斩他半边头颅!

  可笑,太可笑了!越来越假了!

  阴母忽然冷静了下来,倘若全知老人真的如此逆天,杀过如此多的鸿钧高手,她为何从来没听过全知的凶名?对,就是没听过,半点也没听过!她好歹也是真界修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她却不知,全知老人屠戮鸿钧门徒的那场轮回,根本不是她此刻身处的轮回。她不是圣人,自然无法得知其他轮回发生的事,但却不代表有些事情没有发生过!如那些追随全知老人穿梭轮回的属下,便真真切切拥有这些记忆…

  同样的想法,开始在其他光蚁族强者心中滋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全知老人的强大。

  假的!肯定是假的!这全知老人展露出的修为气势、杀过的魂影,都是幻术!都是虚假!此人好**诈,好生卑鄙,居然冒充屠圣强者,来光蚁族圣城挑事,真当我等光蚁都是傻子吗!会被这么低劣的骗术吓到?

  “大祭司,现在怎么办!那全知老人开口闭口和我们讨要师弟,我们何曾抓过他师弟?此人分明是在发疯,要如何应对此人!是好言相劝,还是…战!”鹰扬尊者讨好问道。值此光蚁族危急时刻,他终于还是被阴母放出阴风界,领教过阴母的一招擒准圣,他对阴母已是心悦诚服,半点也不敢顶撞了。

  “哼!还用问吗!当然是战!圣蚁宗的脸面,才刚刚被一个贼子踩过一次,岂能再被人踩第二次!传妾身之令,所有仙帝之上雄蚁融合,以最强之姿,诛杀全知!”

  阴母虽不信全知老人的滔天战绩,却还是决定谨慎行事,一上来就使出了光蚁族的最强融合手段。

  鹰扬尊者成了融合的主体,其他光蚁族仙帝、半圣、准圣皆化作流光,朝着他体内融了进去!

  力量开始暴涨!鹰扬尊者的修为境界节节攀升,从一阶突破二阶,而后是三阶远古大修!

  身具远古大修修为的鹰扬尊者,无疑是强大的,恐怖的!这一刻,鹰扬尊者感觉到了力量的伟大,就连阴母这等二阶准圣在他眼中,仿佛都成了微不足道的尘埃!

  没人可以与他匹敌!

  能与远古大修一战的,只有远古大修!这一刻,鹰扬心中有了这等自信!

  “鹰扬,接下来看你的了!妾身要你十招之内,斩杀全知!”阴母令道。

  “不要命令老夫!老夫现在不是鹰扬,老夫现在是鹰天大圣!没有人可以对老夫指手画脚!即便是你,也不行!”鹰扬很明显膨胀了,大圣都出来了!那是他可以用的名号吗?一般的圣人都不敢用好吧!

  阴母俏脸一寒,相当不满鹰扬的口气,不过她看得出来,鹰扬口气嚣张,并不是本人的意愿,而是体内融合了太多光蚁族强者的道与意,有些控制不住道心罢了。此刻的鹰扬,心里想到了什么根本压抑不住,直接就会表现到行动上,内心不够强大的人,被力量吞噬一点也不奇怪。

  融合,并不是什么好事,是以阴母从来不会参与这种融合,不想承受融合带来的一系列副作用。

  “要不了十招!老夫只需一招,就能毙掉全知小杂毛!哈哈哈!”

  鹰扬狂妄大笑,继而身形一晃,好似直接缩身于天地,出现在全知眼前。他目空一切看着全知,傲慢地勾了勾手指,挑衅道,“来战吧,蝼蚁!希望你能带给我些许乐趣!”

  全知一瞬间瞳孔扩散,眼中布满血丝!

  他没有看鹰扬,更没有理会鹰扬的挑衅,他只是看着鹰扬勾动的手指,回忆如潮水般涌现!

  他好似又回到了真界,回到了鸿钧圣宗染血的道灵世界!

  他好似又看到了那个人,那个神通展开后,身躯比宇宙洪荒还要庞大的人,那个高高在上、无悲无喜的鸿钧祖师!

  那个人一挥拂尘后,也曾对他勾动手指,“来吧,韩逆天,你既以逆天为名,且试试能否逆我半指。”

  能逆他半指吗…不,办不到!那人太强了,他根本不是对手,连企及他衣角都办不到…

  “这么快就挣扎不动了吗,真是无趣,既如此,我不会再留手了。此战,你杀我四代门徒九百七十一人,我便碎你九百七十一层道骨…”

  “此战,你杀我三代门徒六十四人,我便折你六十四翼逆鹤翅…”

  “此战,你杀我鸿钧二代门徒两人,我便毁你双目…”

  “此战,你伤我徒元始半边头颅,我便也,毁你半壁识海…”

  “你以逆天为名,我便剥夺你的名字,从此无尽轮回世界,再不会有人,叫做【韩逆天】…”

  啊啊啊啊啊!

  全知老人仰天怒吼!

  鹰扬尊者根本不知道,他勾手指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全知!

  “鸿钧!你可以碎我道骨,可以折我翅,可以毁我双目识海,更可剥夺我的名,但唯独这棵大椿,我不许你伤它半分!他是我师弟!是我师弟!啊啊啊啊啊!你该死,该死!我杀了你,杀了你!”

  这一刻,鹰扬不再是鹰扬!在全知疯狂的眼中,鹰扬就是鸿钧!是害死他师弟的元凶!

  凛冽的妖气,从全知老人体内宣泄而出,在他的身后,幻化出一只触目惊心的鹤影!

  那鹤没有骨,没有翅,没有眼,没有名,更被人削掉了半边头颅,鲜血淋漓…

  “这是…什么鹤!”鹰扬尊者没由来地内心狂跳不止,怎么压制都压不住!

  没道理!他没道理害怕一只如此狼狈的鹤!可心脏就是止不住地狂跳!

  直觉告诉鹰扬,这一刻,他决不能给全知老人出手的机会,他必须先下手为强,否则会失去所有机会!

  “圣人环,现!”

  鹰扬好生逆天,他居然以一身修为,化出了圣人环的虚影!

  光蚁一族毕竟诞生过蚁主这等圣人,族中留存了圣人环的秘术,并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这不是真正的圣人环,只是一种模仿之术,但也堪称了得了,圣人环一现,鹰扬气息大涨,更借助身后的圣人环,强行使出了第三步的圣人神通!

  他的圣人环开始急速旋转,滚滚黑色气息从圣人环中流出,使得那圣人环远远看起来,犹如一个黑洞。

  那黑洞继而传出无边吸力,无数血肉山河被强行吞噬到了黑洞之中,而全知,更是处在黑洞吸力的中心!

  这吸力,非远古大修不可抗衡!便是二阶准圣中的佼佼者,也难保不会被吸入其中,受一番苦头的。

  可偏偏,这黑洞吸不动全知半分!

  鹰扬正自疑惑全知是如何抗衡他的圣人环吸力,突然眼前一黑,全身笼罩在鹤影中的全知老人,已欺近到的眼前。

  他甚至没有看清楚全知老人如何出手,已经吐血倒飞了出去!

  他引以为傲的圣人环,一击而碎!

  他引以为傲的光蚁融合术,被一击打碎了融合,无数流光从鹰扬体内倒飞而出,更在倒飞过程中,一道道流光崩溃、毁灭!

  不知有多少光蚁族仙帝、半圣被全知老人一击毙掉,血雨在光蚁族圣城洒落!

  只有鹰扬与另外两名准圣没有陨落,但也是重伤垂死,奄奄一息,好似陨石一般重重砸落,坠入光蚁圣城!

  “他,究竟做了什么!”鹰扬怕得要死!他不知道全知老人使用了何等逆天的神通攻击,竟一招击溃了他的融合大修身!此人怎会如此恐怖!那究竟是什么神通!

  身处局外的阴母、花曌看得清晰!这一击,全知老人根本没使用任何神通,仅仅是笼罩在身上的鹤影,随意挥了挥鹤爪。只是随手鹤爪一击,便有灭世之威,竟连远古大修都挡不住!

  此人竟强到了这一步!

  “难、难道说,那些魂影都是真的!他真的有击杀圣人的实力!他更斩过荒圣半壁头颅!”阴母、花曌浑身战栗,陷入绝望。

  融合远古大修已经是光蚁族的最强手段了,却连稍稍阻挡全知都做不到,此人实力已然通天,他想灭光蚁族,光蚁族只能…等死…

  在阴母绝望的眼神中,全知老人周身的鹤影,发出了第二击。鹤爪一击之威,使得地渊十二层彻底崩溃,碎裂成了无数破破烂烂的空间,在虚空中漂浮。

  一击之威,可无视蚁主的圣人脊骨硬度,直接毁灭此界!这种强大,根本不可阻挡!

  光蚁圣城更是在全知老人一抓之中成了碎片,成了废墟,什么守城阵法根本半点用都没有,无数光蚁族人毁灭在了崩溃之中,被全知老人一击撕成了碎片。

  阴母、花曌皆在那股崩溃之中吐血倒飞而出,好似被大风卷走的蚂蚁,根本无力抵挡。

  崩溃的逆风之中,阴母强行稳住身形,她不能坐视光蚁族毁灭,不能!

  她不敢再和全知老人战了,天知道全知老人再打鸡爪子,会不会连她都被撕成碎片!

  她想要和全知老人妥协,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前辈住手!我们没有伤你师弟!真的没有!请你放我们光蚁族一条生路!我们愿付出任何代价平息前辈的怒火!”高傲如阴母,居然在求饶!

  听不到!

  全知老人已经彻底疯癫!他什么也听不到!

  他的心中好似有野兽在咆哮,一片黑暗!他只想毁灭,只想…毁灭!

  “前辈求求你…住手…”阴母哭了,她看到全知老人的鹤影,第三次抬起了爪子,即将麾下。

  她想要阻止,但就连靠近全知老人都办不到,直接被全知老人的庞大气息震飞了!

  光蚁族,真的要灭了…

  没有人能阻止…她甚至不明白,这些年一只装疯作傻的全知老人,为何这一次要发疯…师弟,呵呵,她光蚁族何曾伤过全知的师弟,这灭族,灭得可真是冤枉啊…

  等等!光蚁族最近好像真的伤害过一个人…

  难道说,那个名叫宁凡的魔头,就是全知老人的…师弟?

  单看这魔头作风,还真是师出同门的样子…

  “前辈住手,住手啊!你要找师弟不是吗!我知道你的师弟在哪里!他没死,他还好好活着!他在十三脊椎,十三脊椎!”阴母几乎是用全部修为,吼出了这一句。

  这声音,终于有少许,传入了全知老人的耳,使得他原本即将挥下的第三爪,生生顿住。

  眼中的疯意,也开始减少,继而,目光变得茫然。

  “师弟没死吗,那就好,那就好…可,师弟…是谁…”

  全知老人茫然看了看阴母,又庞然看了看身后的鹤影,再茫然看了看彻底崩溃的地渊十二层,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是谁!

  是谁将地渊十二层搞成这个样子!

  不知道这里是镇压蚁主的重地吗!

  一个不慎,蚁主可就要重新苏醒、破封而出了!

  “说!是谁将这里搞成这样子的!”全知老人近乎怒吼一般,朝阴母质问道。

  “是…是前辈你自己干的啊…前辈莫非不记得了…”阴母一阵愤懑,却不敢宣之于表。暗道这厮莫非发了疯之后,不记得发疯时干的好事了?

  “呃?是我干的?不可能!我闲的没事,把十二层破坏掉干嘛,打碎这里的封印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不要骗我!我读书少,但懂得很多!根据这里的碎裂情况来看,破坏此地的元凶,应该是某种凶禽,毕竟这撕裂天地的爪印太明显了,深深刻在了大道之中。凶禽么…原来是凶禽啊…呃…”全知老人又看了一眼身后的鹤影,尴尬无比,默默将鹤影收回体内。

  看起来…这里的乱子真是他捅出来的。

  这下麻烦了,十二层的封印一破坏,更下层就会出现变故…

  轰轰轰!

  忽有移山倒海的巨大声响,从更下层方位穿透位面传了过来,印证了全知老人的猜测!

  全知老人暗呼不好,心道这巨响,莫非是蚁主苏醒搞出来的?若真是如此,那可真的要麻烦了。

  他当即决定前往更下层一探究竟,但便在此时,身体传来巨大的虚弱感,使得他身体一虚之下,直接从空中跌落,落在光蚁族的城墙废墟上。

  那些还没死的光蚁族人,一见全知老人降落,顿时四散退后,惧怕不已,哪敢靠近全知半分;更有一些胆小的光蚁族人,直接跪在地上告饶了。

  全知懒得理那些光蚁族人,面沉如水,一副生人勿进的态度。

  该死!肯定是之前发疯的时候,强行撕开体内的封印了,否则他也不会轻易毁掉地渊十二层!他中过鸿钧的封印,一身修为根本无碍自如施展,强行撕开封印恢复部分修为,需要承受巨大的副作用,之后一连数日,他都无法自如调动法力了…

  “麻烦了…也不知底层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调息几天再去查探了。倘若真是蚁主苏醒…哎,到时候只能重新镇压了。”

  全知老人直接在废墟之中盘膝打坐起来。

  见他如此古怪行事,众光蚁族强者问都不敢问,也不敢贸然离去,只默默拨开废墟,清理族人尸身。

  没有人敢怨恨全知老人,更没有人敢报复,不是不恨,只是不敢…全知老人已经强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即便此刻明显法力不止,在盘膝打坐,也没人敢上前偷袭…

  天知道惹怒了这厮,这厮会不会再疯一次,一爪子将剩余不多的光蚁族人全部灭了…

  这厮绝对杀过圣人!这一刻,光蚁族对全知老人的实力,再无半点怀疑,更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说起来,我究竟为何发疯,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还有,韩逆天是谁…这个名字好熟悉,好陌生…我心中,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个名字,一点也想不起来前因后果…”

  茫然中,全知暂时中止了打坐,指力一吐,在废墟大地上写下韩逆天三个字。

  可他只能完整写出韩逆两字,第三个天字最后一笔,无论如何都落不下去,就好似这三个字,无论如何都无法凑在一起,有无上存在不容许此事发生。

  “奇哉怪哉…”

  全知摇了摇头,将茫然扫尽,继续打坐调息了。

  …

  全知老人在十二层大肆破坏时,宁凡正在尝试攀登蚁主的道山,在他登上道山的瞬间,山下的水流静止了,天地间的风声静止了。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以他天人目力去看,这周遭静止的不是水,更不是风,而是…时间!

  仿佛在他登上道山的瞬间,整个十五层的时间停止了流动,没有停止流动的,只有他自己。

  这种时间静止,涉及到圣人手段,包含了无穷妙理,以宁凡的眼力,也无法看穿全部奥妙,只能看出极少一部分。

  更多的部分,已经超出了他所理解的时间常识。

  宁凡顿了顿脚步,试图感悟这些时间妙理,数次尝试无果,只能无奈放弃。没办法,他的境界差得太多,远远触不到这种时间妙理的隔膜。这种感觉就好似凡人想要水中捞月,捞不到就是捞不到,再试一百万次也是一样的结果。

  “这道山,是蚁主一身道之凝聚。山上一草一木,一花一石,皆有无上道韵,非我可解…我只取山顶之物便好,至于蚁主的道,则不必取,更不必悟。道不同,不相为谋…”

  越往上攀登,道山带给宁凡的压迫感便越大。如此一来,宁凡越是攀登,行走的速度便越是缓慢,渐渐地,每一步踏出都好似要用尽全部力气。

  不知走了多久,宁凡终于用光了所有力气,不得不停下脚步稍作歇息,微微苦笑。

  “这树躯,果然还是用不习惯,虽说道山道之压迫巨大,可这才走了多远,居然就累成了这样…”

  没人知道他口中的树躯,指的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树躯,指的是树妖分身…

  树妖分身是宁凡灭杀吸魂树时获得的秘术,他早已靠着黑风葫芦修炼到小成境界,却极少使用,因为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人能真正将他逼至绝境,逼得他连树妖分身这一底牌都用出来。

  此术一开,他可借木之道则幻化出与本体修为相当的分身,以目前的分身境界,他只能分出一具树妖分身。此刻登道山,他压根没使用本体,而是用的分身!其本尊,则隐藏在虚空中,紧随分身之后。如此小心的做派,足见他对道山的忌惮与谨慎了。

  树妖分身虽说与本尊修为相同,但却无法继承本尊的肉身修为,且分身存在时间无法持续太久,这也极大限制了树妖分身的用途,一般只能用于临场交战,或者进入大凶之地以前,拿分身探路送死,获得此地情报…

  回头朝山脚望去,他已经爬到了此山十分之一的高度;向山巅望去,山巅好似增高了十分之一的高度,和最初一样遥远…

  “我登一尺,山增高一尺,我登一丈,山增高一丈…这是道山,若以蛮力去登,我永远登不到此山之巅;若是取巧飞上山巅,同样不可取…”

  宁凡从脚边捡起一块石头,运转法力,朝山巅狠狠掷去。

  说起古怪,那石头飞到一半,忽然空间扭曲,而后生生消失了。再随后,石头诡异穿透空间,回到了宁凡脚边…这便是取巧登山的下场了…

  时间也好,空间也好,皆在这座道山的掌控之中。

  除非道山允许,否则想要抵达山巅,很难,很难…

  那么事情就简单了。

  只要道山允许,不就可以了,能省事,干嘛费事。

  “喂,山兄,行个方便如何,让我直接飞到山巅去吧?”宁凡忽然一笑,开口和整座大山聊了起来。可惜这道山并非仙灵族,更非纯血仙灵,神灵血契用不上,否则他倒是十分乐意再收一个道山仆人的。

  【不行!你想上山顶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给你通融!还有,我不是你山兄,我是你小山姐姐。】

  “小山姐姐?”宁凡失笑,他居然弄错了这道山的性别。想来也是,蚁主既是女子,她的道山以女性存在,也不奇怪啊。又由于是蚁主一身之道所化,这道山灵智高些可以对话,同样不奇怪啊。

  “好吧,小山姑娘,能否给在下行个方便…”宁凡对这座道山,忽得有了几分兴趣。这兴趣,并不是因为蚁主的道高深莫测,而是这道山本身很好玩。

  【哼!要叫小山姐姐!不然我不理你啦!】这道山娇哼一声,还挺傲娇!

  “呵呵,我比你年岁大,怎能叫你姐姐,要叫也是叫一声妹子。”宁凡笑道。

  【咦?你会比我大?这不可能,休要骗我!你骨龄分明只有十几万岁,我可是十纪轮回的年纪呢!当你奶奶都够了!对,就这么办,你别叫我小山姐姐了,叫我小山奶奶!】

  “十纪轮回是多少岁?”宁凡一诧问道。

  【这都不知道,真笨!一纪便是百万古,一古是四春,八千年一春,八千年一秋…等等,别吵我!让我算算我多少岁,四个八千年是多少来着,一百万古又是…又是多少…呜呜呜,我算不出来!好难啊!】道山哭了,哪还有半点傲娇气质,性格忽然变得有点软妹子。

  “算不出来么,别哭了,我帮你算算,嗯,算出来了。”

  【我多少岁!快告诉我多少岁!】

  “你今年三岁。”

  【三岁?不可能!我又不傻,你少骗我…】

  果然骗不到么…看来这道山的智商比无底船高得多啊。

  【我怎么可能才三岁,我起码…起码四岁!】

  好吧,高估这道山了,果然和无底船没差别…

  【可恶!原来我今年才四岁,你那么老,可以当我祖宗了,我不能当你小山姐姐了…】

  “…”这姑娘似乎对当姐姐执念很深。

  【谢谢你帮我算出了我的年龄,作为回报,我就通融一二,让你登山方便些吧,从此刻起,你再登山,山不会再增高了!】

  这就搞定了道山?比想象中还要轻松啊…

  “对了,你一个人待在这里,未免太过无趣。等我登上山巅,带你一起离开此地,你可愿?”若是此山不愿,宁凡可搬不动蚁主的圣人道,带不走此山;若此山愿意,他不介意多收一个小宠物。

  【好呀好呀!你带我出去玩,我喊你树精哥哥!这个破地方我早就待腻了,又无聊,又有臭婆娘处处管着我…】

  “嗯?你看得出我的树妖分身?”宁凡一诧,他的树妖分身有这么拙劣吗?居然被一座山看了出来。

  【看不出来,可你登山以后召出了分身、藏起真身的这一幕,被我看到了,当然知道你此刻是树身。你忘了,我可是你脚下的山,你在我身上做什么我不知道!】原来不是识破了树妖分身,而是见到了宁凡召出分身的过程,所以才知道。

  “原来如此。”

  宁凡又和道山聊了几句,越聊笑容越多,很明显,这道山的蠢萌取悦了他。

  可旋即,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因为他能察觉到,道山之巅的方向,有敌人出现了,正朝他所在的地方疾驰而来!

  那人速度很快,完全无视道山的阻碍,直接从山巅飞了下来,转瞬就出现在宁凡眼前。

  她不需要遵守任何登山下山的规则,因为她是道山的主人!

  “你是谁!竟敢登本宫的道山!”

  这是一个身体虚幻的女子,面容犹如山鬼一般姣好,周身却又透着令人心悸的危险气息。

  宁凡目光一凛!此女自称是道山主人,莫非…她是蚁主不成!但这怎么可能,蚁主不是被全知前辈镇压了吗!且,此女似乎并不是圣人修为,仅仅是一阶准圣程度,法力约摸在一万二千劫到一万三千劫之间,之所以带给宁凡心悸感觉,似乎也不是因为修为。

  说起来,无底船说过,道山之上有蚁主散魂,莫非此女就是所谓的散魂?

  “不回答是么,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女子杀机太盛,根本不愿和宁凡废话,柔掌一招之下,手中已多出一把道兵,道兵之上隐隐有昆仑仙山的虚影浮动,迎着宁凡便斩了过来。

  那是古图道兵的一种,宁凡见过,此剑名为昆仑剑,别名【鸿钧圣宗上等弟子剑】!

  和逆海剑极为相似,是一种远古圣宗门徒身份的象征!

  这是圣人的道兵,即便蚁主从前并未好好祭炼过此剑,此剑仍然厉害无比,毕竟道兵的等级是与宿主修为挂钩的。

  此剑给宁凡的感觉,堪比上品先天法宝!

  对蚁主这等存在而言,先天上品算不了什么,可对于宁凡这等幻梦界修士而言,先天上品级别的道兵,已经足以当成大杀器了!至少,宁凡浑身上下,没有一件法宝能和此剑匹敌!

  仓促间,宁凡同样召出了道兵,挡下了女子一剑,可逆海剑明显承受不住女子一剑之威,铮铮剑鸣的同时,剑身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裂痕,在剑与剑的直接较量中,全然落入下风!

  “居然是逆海剑?你是混鲲弟子吗!那就更有杀你的必要了!”

  女子似乎被宁凡的身份激怒,又一剑劈来,天地都仿佛在这一剑之下切开。

  宁凡以逆海剑勉强挡下了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到了第十一剑,无论如何都不敢再用逆海剑迎敌了。

  仅仅阻挡了对方道兵十击,逆海剑已处在崩溃边缘,需要好好温养一番,才能再度使用了!

  这让宁凡十分不快!

  纵然这女子真是蚁主散魂又如何!散魂散魂,明显不具备圣人全部修为,只具备极少一丝。宁凡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匹敌圣人,但若敌人只是圣人一缕散魂,则例外!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将逆海剑一收,一拍储物袋,数件先天下品法宝顿时朝着女子打了过去。

  这几件法宝,自是从光蚁族缴获而来,还没来得及丢进焚炼炉焚炼,此刻却被宁凡祭了出去,拿来对敌。

  “你的法宝倒是不少,可惜,先天上品与下品之间,差距有如天地,你下品法宝再多,也是徒劳!”

  女子倨傲一笑,正欲挥剑斩碎这几件先天法宝,可宝剑还没砍中那些法宝,那些法宝却先一步自爆了。

  不,不是自爆,而是被宁凡引爆!

  此子是疯子吗!先天下品法宝虽然价值不高,但也没有廉价到可以拿来当引爆物使用吧!

  女子修为堪比一阶准圣,可由于是散魂之身,躯体极其弱小,倘若被先天法宝的爆炸波及,多少是要受伤的。

  她自然不敢小觑这场法宝爆炸,柔指一按昆仑剑,无数剑芒从剑中飞出,形成一层层深青色的剑罡,将她护在中心。

  这昆仑剑不愧是先天上品的利器!仅剑罡防御一开,数件先天法宝的爆炸竟伤不到女子半点,端得是厉害。

  “哼!雕虫小技,也想伤我散魂体,真真可笑!”女子不屑道。

  宁凡没有理会女子,一拍储物袋,忽得召出定海神针,迎着女子砸了下去。

  “哦?你手上居然还有定海神针这等宝贝,可惜,此宝名头虽大,你却只有九针中的一根,非我道兵敌手。”

  剑罡会分去昆仑剑的力量。女子正欲撤掉护体剑罡,以昆仑剑的全部威能击溃定海神针,忽得瞟见宁凡眼中生出一道冷芒,顿时心中警兆大生!

  差点中计了!

  倘若我撤掉剑罡护体,这小子立刻就会引爆定海神针!这可是先天中品法宝,其爆炸,足以将我散魂之体彻底重创!

  换一个人,女子都不信对方舍得引爆定海神针这种层次的宝贝,可宁凡已经有了前车之鉴,摆明了是一个拿法宝当炸弹的疯子,面对这样的疯子,女子可不敢有半点大意。

  她不得不持续开启剑罡和宁凡交手,可剑罡一开,会分掉昆仑剑接近半数力量。纵然昆仑剑是先天上品等级,只使用半数力量的话,还是无法做到碾压定海神针的。

  短短百息,二人以法宝对轰了几百回合,女子只能占到少许上风。

  定海神针太重了!太硬了!明明品阶不如昆仑剑,对轰了几百回合,也只是被昆仑剑砍出了少许裂痕而已。

  昆仑剑却也不占便宜,被定海神针砸了太多次,灵光都有少许黯淡了…

  “或许我该撤掉剑罡,以昆仑剑全部力量破其定海神针?可这样一来,一旦他狠心引爆定海神针,我必重创…”

  “又或者,他之前引爆数件先天下品法宝,是想刻意营造一种假象,逼我不敢轻易撤掉剑罡。但他又是如何知道我的昆仑剑可以释放剑罡护体的?也对!他既然持有逆海剑,对昆仑剑同样了解,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哼!管他是如何算计的,我只需一力降十会,以昆仑剑破他定海神针!攻防一体之下,昆仑剑虽说只能发挥半数力量,但只需再来数百回合,我料他定海神针无法继续强撑,必定落败!等此针一败,却看他如何再挡我宝剑之利!”

  果不其然!

  又斗了数百回合,定海神针的裂痕到了极限,无法再和昆仑剑打了,当然,昆仑剑的灵光也被定海神针打散了不少。

  宁凡不得不收回定海神针,这一刻,女子露出了得计的冷笑。

  “技穷于此了么,你注定要被本宫斩杀于此地!”

  女子一抖昆仑剑,无数剑芒化作山川,朝宁凡镇压而下。

  可那些山川还未彻底镇下,便被一道道七宝光芒扫落,继而破灭。

  “你竟还有堪比先天中品的七宝妙树!你怎得如此多宝!”

  女子面色有些难看了,她本以为干掉对方定海神针,对方便没有反抗之力,然而现实却是,对方还有七宝妙树,可以继续和她打消耗战。

  对方的七宝妙树,她没有放入眼中,可问题是…在只使用半数力量的情况下,昆仑剑纵然再胜一场,也会被七宝妙树损及不少灵光。

  万一到时候,对方再取出第三件先天中品法宝和她互相消耗…

  “原来如此,你故意设计一幕假象,逼我只用昆仑剑的半数力量和你交手,再借机以车轮战,消耗我宝剑的灵光。你倒是好算计,可惜这算计,已经被我识破了,我不信你舍得自爆七宝妙树伤我!”

  女子撤掉了剑罡护体,欲以昆仑剑全力毁灭七宝妙树,给宁凡一个教训,可她才刚刚撤掉剑罡,就见宁凡眼中寒芒又起,紧接着七宝妙树也是力量膨胀,似乎随时都要爆炸…

  “该死!这是阳谋!他吃定了我不敢冒险一试!”

  女子不得不再度开启剑罡护体,谁都不知道宁凡会不会真的引爆七宝妙树。

  如此,上千回合之后,七宝妙树也损伤到无法再战了。昆仑剑也落不得好,被定海神针、七宝妙树轮番消耗之后,其威力已经大大减弱了。

  “你似乎只会道兵这一种迎敌手段…”宁凡忽得开口了。

  “是又如何,杀你足矣!”女子面色仍冷,心中确实暗惊:此子居然不动声色,探出了她的底细!

  匮乏的对敌手段,羸弱的散魂魂体,此女的弱点太多了,即便有昆仑剑在手,也不应带给宁凡如此重的危机感才对。

  还是要小心一些…

  七宝妙树之后,宁凡又祭出了日月星辰碑,继续消磨着昆仑剑的灵光。

  昆仑剑的灵光越来越黯淡了,威能越来越弱,这一次居然打了几千回合才彻底击溃日月星辰碑,可这时,昆仑剑的灵光同样所剩无几了,显然也已经到了极限。

  此刻的昆仑剑即便撤去剑罡护体,力量全开,也不过相当于一些厉害点的先天中品法宝了。宁凡便是和女子正面抗衡,也不会太吃亏了。

  是时候使出全力,一举干掉这个女子了。

  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宁凡的元神忽然一痛,继而,有不知名的种子在他的元神深处生根发芽,有树苗从他的元神、他的肉身强行长了出来!

  “这就是我感觉危险的原因吗,我竟连她如何在我体内种下树种都未察觉,好难防的手段…”宁凡面色一片冰冷,但还不至于慌乱,显然对于敌人的后手,他也是早有预料,只是没料到会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咯咯,年轻人,你太大意了,我这一缕散魂确实弱小,但也不是谁都能欺的!你想打消耗战,耗掉我昆仑剑的力量,却不知,我也想拖延时间,以便让光树在你体内生根发芽。是不是感觉很痛苦,是不是越来越难调动法力了?很遗憾,这就是光树的厉害之处。一旦它成功生根发芽,非圣人不可拔除,你会被它吸干所有修为与血肉,最终死去。”女子得意道。

  越来越多的树枝,从宁凡体内破体而出,强行生长出来。

  那些树枝完全由光芒组成,不断汲取着宁凡的修为、血肉,以此为养分,换取生长的机会。

  宁凡抬头看天,他这才发现,整个十五层的光芒,有些许问题。

  他来到十五层以后,只注意到江流,注意到南橘北枳,注意到道山,却从来没有注意到在这十五层,其实生长着一棵擎天大树,其根,就扎在这道山之上!

  光树!

  这是一棵完全由自然界的光芒组成的大树,在有光的地方,你只能看到自然光,而看不到这颗树,因为这棵树本身就是自然光芒的一部分,完美隐藏在天地之间。

  除非,天地进入黑夜!

  宁凡暗阴阳发动,整个十五层陷入黑夜,当所有自然光芒被宁凡遮掩,呈现在宁凡眼前的,是照亮黑夜的一棵巨大光树,那剔透的树身,那枝叶间流转的光芒,美得超乎想象!

  “原来如此,此地居然完美隐藏了这么一棵神奇的树,令我无法察觉。我从踏上道山开始,就被此树光芒所照,我始终处在此树攻击之中,奈何此树本身就是自然光芒的一部分,我被其照耀,也只会觉得是被自然光芒照耀,不会有任何察觉。当被此树持续照耀一定时间,我便会被它种下树种,于体内生根发芽…”

  宁凡忽然露出笑容,感兴趣地看着这棵光树。

  此刻,他体内不断有光树生长出来,整个人都快成了一棵树,那光树生长一旦成型,便不可阻止。他的身体被光树麻痹着,法力已几乎无法调动半分了,怎么看,他都陷入了险境。

  可他偏偏笑得出来。

  谁叫他登山前谨慎了一回,没有用本尊登山呢。

  “死到临头,居然还在笑!”

  女子不屑,下意识将宁凡的笑容当成死前的挣扎,走到近处,一剑刺穿宁凡的丹田。

  “光树虽可杀你,可它的杀人速度太慢,所以,你还是死在我的手中吧。嗯?古怪,这种刺入血肉的感觉,有些不对…”

  随着女子刺穿‘宁凡’丹田,‘宁凡’突然如枯萎的大树一般,失去了所有生机。

  而后,他的肉身开始改变外形,开始显露本相,变成了…一棵树!一棵枯死的树!

  “这是…树妖分身!一直和我交手的,居然不是你的本尊!”

  女子俏脸一沉,暗呼不好,想要把昆仑剑从‘宁凡’变化的枯树中抽出,却抽不动!同一时间,背后传来危机感,当下她哪还顾得上昆仑剑,弃剑抽身便退,可还是晚了!

  宁凡的身影毫无征兆地破开虚空,浮现而出,一现身便是一击古魔破山击,打得女子散魂之身几乎直接飞散,吐血飞出了数百丈!

  “这,才是你的真身!你之前登道山,用的只是树妖分身,真身一直藏在虚空中,跟在分身后面!”女子恨得咬牙,这不是猜测,而是肯定!

  宁凡没有和女子废话的心思,一击得手,他再度欺近,十字光环与万古真身同时开启,古魔破山击暴雨般打出!

  “可恶,昆仑剑护主!速速护主!还不护主!”

  女子一连召唤了三遍,可昆仑剑还是插在宁凡分身所化的枯树中,无论怎么挣扎,都飞不出来,自然也无法护主了。

  毕竟这枯树分身之中,融入了宁凡木之父神的神格力量,木之道则缠绕之下,此剑一时半刻,休想飞回女子身边。

  何其耻辱!她堂堂圣人散魂,竟被一个小辈彻底算计了一把!

  女子好似飘零的柳絮,被宁凡暴雨般的破山击摧残着,她只是一缕散魂,能够使用的手段只有道兵一种,之所以能用光树偷袭,还是因为光树本身生长于此。

  光树被宁凡察觉,昆仑剑被宁凡困住,她此刻已无多余手段应对宁凡,即便她一身法力堪比准圣。

  三千古魔破山击!

  六千古魔破山击!

  八千古魔破山击!

  女子完全不是宁凡的对手,被宁凡的拳雨打得奄奄一息,这时候,就显出了圣人不灭魂的力量。女子无论受到的伤势多重,居然都不会真正毁灭一般!

  这便是圣人不灭魂!

  这种不灭,与不死力量无关,而是与存在本身有关,因其存在不改,故而永恒不灭!

  想要破灭此魂,唯有抹灭她的存在,才能将她抹杀,否则纵然宁凡再打几万拳,几百万拳,也只能不断加重此女伤势,而不会真正将她毁灭!

  能够抹灭存在的力量,唯有轮回!

  “臭小子,你杀不了我的!”女子恶声道。

  “是么。”宁凡忽然改变了拳势,下一击古魔破山击中,融入了一丝轮回力量。

  极少的一丝。

  但却足以伤到女子存在的根源!

  “你竟能使用轮回之力!”女子终于怕了,她不想被宁凡灭掉散魂,无论如何都不想!

  她必须反抗!

  就算此事代价极大,却也比散魂被灭的下场好得多!

  “轮回之力,不是只有你一人可用!我能使用的轮回之力虽然和你一样,同样稀少,但所呈现的轮回神通,却远非你能想象!圣人,不是你可以欺凌的!轮回一梦,开!”

  女子神通一展,忽得沉睡过去。

  在她沉睡的瞬间,宁凡同样沉睡过去。

  那股沉睡之力以道山为中心,朝着整个十五层传播开来,很快,整个十五层的生灵,全部归于沉睡。

  没有人能苏醒!

  这是一招一界无差别攻击,此术一开,众生皆须陷入梦中!

  …

  “不愧是圣人散魂,纵然手段、心性远不如真正的圣人,仍旧不可小觑呢。轮回一梦…这里,大概是她执掌的梦中世界吧,需要轮回之力才能发动此术。只不知,她拉我进入这片梦中世界,是为了灭我神识,还是有其他目的…若是前者,我有神灵识海在身,自保有余;若是后者,就要小心了…”

  宁凡心中有了计较,行走在虚无的梦之世界。

  眼前是迷茫的白雾,什么也看不清,宁凡警惕着女子的偷袭,可至始至终,女子都没有偷袭。

  很快,他就找到了女子不偷袭他的原因。

  原来散魂之身的她,修为严重不足!虽然强行拉宁凡进入了这场轮回一梦,却无法完美控制这段梦境!

  眼前的白雾散开,宁凡出现在一处田埂之上,在他的脚下,是一只仓皇、想要逃窜的蚂蚁。

  “不要告诉我,你拉我进入梦境,我还保持着人身,你却成了一只毫无修为的蚂蚁。若真是如此,你这场梦,未免做得太亏…”

  宁凡冷笑一声,从地上捡起仓皇逃窜的蚂蚁。蚂蚁当然逃不掉,小小一只蚂蚁,怎可能与人匹敌。

  “可恶!本宫散魂修为不足,这才有了眼下这一幕,倘若本宫修为足够,于梦中杀你,易如反掌!”

  “是么,可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宁凡狠狠一捏,将手中的蚂蚁捏死。他不是对谁都会怜香惜玉,起码,蚁主无法得到他的怜惜,更不知为何,他对蚁主有发自内心的厌恶,这种情况极少出现,出现在蚁主身上,极为奇怪。

  宁凡本以为在梦中捏死了蚁主,他就能离开这处梦境。

  可他错了。

  捏死了蚁主之后,轮回之梦先是破碎,继而又重新凝聚,恢复到最初的白雾茫茫景色。

  “我在梦中,明明灭杀了蚁主一次,但却无法离开此地…莫非方法错了?”宁凡皱眉道。

  “方法倒是没错!可你只杀我一次,不够!等着吧!下一场梦开始后,我不会还是弱小蝼蚁身,你会死得很惨!”女子冷笑道。

  此女话音一落,梦之世界的白雾又开始消散了。

  这一次,宁凡出现在一片海洋上空。

  同样出现在海洋上空的,还有一个一身黑裙的女修,正是蚁主。

  与上一次不同,这一次的蚁主,不再毫无修为,恰恰相反,这一次的蚁主,修为高得有些恐怖!

  圣人!

  “小子,你有被圣人碾压过吗…”

  蚁主面露无情之色,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她展露其他表情,如此作态,与之前散魂之身喜怒无常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她是这片梦之世界的主宰,在这里,她虽是散魂身,却可梦回过去,于梦中恢复当年实力!

  实力全盛的她,可完美控制内心,情绪轻易不会波动。

  “轮回之梦,你我每死一次,都不会真正陨落,仅仅会损伤部分神识,但倘若神识损伤到一定程度,你我还是会死。不同的是,你若死了,死的是全部,而我,只死一缕散魂…”

  “我知你神识强大,所以接下来,我会杀你…一百次。”

  一股空前危险的感觉浮现心头,使得宁凡二话不说,便开启最大速度逃遁。

  但,逃不掉!

  他明明逃了极远,但回过神来,自己竟如一个蚂蚁一般,仍在蚁主无边巨大的掌中逃窜。

  根本逃不出蚁主的五指!

  “之前捏死我,你似乎觉得很好玩,所以这一次,换我捏死你了…”

  蚁主两指一撮,宁凡已被捏成一滩碎肉。

  这是他在轮回梦中,陨落的第一次!完完全全不是蚁主对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执魔,执魔最新章节,执魔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