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发布时间: 2017-07-15 11:44 来源: 网络整理

原标题: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都说“民以食为天”,咱们官兵也不例外,他们和食物的故事,染上军营的葱翠色彩,融入岁月的绵醇香气,别有一番风味。

不信,你往下看。

饺子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自从我入伍以来,已经快两年没回过家了。逢年过节,我就十分想念家人包的饺子。不过,虽说回不了家,但在部队吃饺子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我印象最深的是,除夕夜里,炊事班的战友会组织大家聚在一起包饺子吃。战友姐妹们来自五湖四海,包饺子的方式、手法也不尽相同,包出的饺子形态各异。


有的战友把饺子包成太阳的形状,寓意来年红红火火;有的包成月牙形状,寄托着对家人的思念;有的包成麦穗形状,希望来年家乡大丰收……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热气腾腾的饺子上桌之后,我会往碗里倒入具有家乡特色的山西老陈醋蘸着吃,而每到这时,我的脑海里便会浮现出家人的身影。以前在外求学,每次放假的那天,他们便会早早地包好饺子等着我回家。想到这里,我不禁热泪盈眶。


现如今,身在军营的我唯有把对家人的思念转化为前进的动力,积极献身国防,保家卫国,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报答。

——上等兵 小闫

鸡汤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每次喝鸡汤,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一个慈祥的面孔。

大约十年前,我还在广州老单位当兵。有一次,我在大门站岗时,无意间发现地上有一个钱包,距离岗台不足十米。


和同伴打了声招呼,我离开岗台把钱包拾起来,并查看了里面的证件、银行卡和现金。随后,我把它放到值班室里,等人认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名女子出现了,很是焦急的样子,在路边寻找着什么。


在询问、核实相关信息后,我把钱包还给了那位女子。通过交谈,我知道了她是学院里的一名教员,钱包里有给即将上大学的女儿准备的学费,丢失之后非常着急。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她离开之前还一直询问我的名字,虽然我没有告诉她,但是晚上这位教员又出现了。她拿着亲手熬的鸡汤过来送给我,说是对我的感谢。


当时,她那慈祥的面孔让我想到了远方的妈妈。多少年过去了,每当我喝到鸡汤的时候,都会想起这件事来,心里也莫名地感到暖暖的。

——上士 老谭

牛肉面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我的家乡在甘肃临洮,一个有着深厚历史底蕴的地方。自从我当兵离开家乡后,除了家里的父母、亲人、朋友,最令我牵挂的便是从小陪伴着我的胃的家乡著名食物——兰州牛肉面。


记得离开家乡的那个晚上,一想到这一去就是两年回不了家,我立刻在火车站的旁边找了家正宗的兰州面馆,点了两份牛肉面,放开肚子吃得干干净净,带着满身的暖意奔向绿色的军营。


两年之后,我来到西安的一所军校学习,在食堂里竟然又吃到了兰州牛肉面,虽然味道比不上家乡的那么地道,可第一次吃的时候,我还是想家了。对于在外拼搏的我来说,面中蕴含的家的味道,格外珍贵。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后来,每到寒暑假或者休假回家乡时,我都会先点一碗地道的兰州牛肉面:“老哥,来碗二细,加个鸡蛋!”


这面已经融进了我的生活,它不仅承载着我的各种情感,还记录着我的成长!

——学员 小袁

卤肘子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记得在老部队的时候,我们经常去野外驻训。7、8月份的酷暑天气,加上训练任务重,大家每天的体力消耗都特别大。每次训练完,兄弟们都饥肠辘辘,渴望及时补充能量,对肉食的需求也十分强烈。


当时我们在比较偏僻的野外,肉食的供应主要依靠从给养站拉过来的整猪,一个营一天大约可以吃下两头整猪。为了定期给大伙儿改善伙食,炊事员每次分解猪肉的时候都会把肘子部位单独留下,每两个星期做一次卤肘子。


每次做的肘子一顿大约有六、七十只,数量很多,然而当时在野外临时搭建的室内空间有限,我们便在室外开始了最传统的“埋锅挖灶”——架起大锅,生起柴火,炖上满满一大锅的肘子。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开饭的时候,战友们索性直接围着大锅坐一圈,三四个人分一个大肘子,那壮观的场景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


好多年过去了,每当和老战友相聚叙旧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段一起扛枪、一起挖灶、一起吃卤肘子的难忘时光。

——中士 小杨

锅包肉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炊事班的老班长教我做的第一道菜是东北名菜——锅包肉,当时,我知道他对这道菜情有独钟,并且每周六都会做。金黄的色泽,加上外酥里嫩的口感,大家伙儿百吃不腻。


我刚到炊事班的时候,手比较笨,光是“切肉”就学了很长时间。不过,在班长的耐心教导下,我最终成功学会了这道菜的做法。


美食 故事,这群官兵有“味道”


有一次和班长聊天,我问他为什么对锅包肉喜爱有加,他笑了笑说,他的班长是个东北人,烧的一手好菜,当时也经常做锅包肉给大伙儿吃,无奈“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班长也有离开部队的那一天。他走的前一天晚上,还专门做了最后一顿锅包肉,那次,大伙儿是留着泪吃了班长做的晚餐。


离别那天是星期六,从此,我的班长便在每周六的晚上亲手做一次锅包肉。


时光一天天流逝,当我的班长也到了退伍的时候,我才深深地意识到,这锅包肉里,包含了多么深厚的情感。

——四级军士长 老李

http://www.caogenz.com/SRDAI/index.html 上一篇:我军参加国际军事比赛部队进行跨国铁路投送
下一篇:中国军网“军粮·美食”频道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