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祎祎一家四口

 

尹祎祎一家四口

李彬、刘伊孜夫妻

 

李彬、刘伊孜夫妻

张永虎、靳晓婷夫妻

 

张永虎、靳晓婷夫妻


  本报记者 杨万卿

  又是一年春运,飞机上载满了归乡心切的旅客,来往于各个城市上空,运载着乡愁和归家心切。民航工作人员一年中最忙碌的日子,他们和家人都是如何过年?在哪儿过年?民航人的春节,又是怎样的一番滋味?

  四口之家三个飞行员,“除夕”取决于飞行计划

  在山航营销委市场客服部工作的尹祎祎出生在一个飞行家庭,父亲尹伟、母亲王惠都是山航的飞行员,如今,她又找了一个飞行员丈夫袁龙。家中三个飞行员,让她的生活“与众不同”。眼瞅到年根儿,去哪儿过还没有决定好,尹祎祎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因为每年的“除夕夜”基本都要根据飞行计划提前或者推迟,谁让家里都是飞行员呢。

  认识尹祎祎的人,都评价她是一个很独立的姑娘,这和她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尹祎祎8岁以前,父母在武汉当兵,一家三口住在军区大院里。每当部队有飞行任务,父母经常一周、一个月没法回家。爷爷奶奶在杭州,也没法帮忙带孩子,这时,尹祎祎通常被“扔”在邻居家照顾。她开玩笑说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我还记得6岁上学,别的小朋友都有老人帮忙拎着书包送上班车,就我自己背着书包、提着饭盒,特别可怜。”

  在武汉时,即便到了春节,一家人也难得聚在一起。她记得有一年春节,爸爸出任务,只有妈妈和自己一起包了水饺,听着周围的爆竹声,感觉格外冷清。“那时年纪小,对过年没有多大感觉,但妈妈可能会比较难过,毕竟是团圆的日子。”尹祎祎说。

  1998年,尹祎祎8岁,父母来到山航工作,一家人回到了济南。之后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父母依旧忙碌,每周一排的飞行计划是家中出行安排的所有前提。

  现在,父亲尹伟已经53岁,母亲王惠也52岁了,两位都是机长、飞行教员。2014年,尹祎祎和袁龙举办了婚礼,小两口和父母住在一起。

  “十月份刚结婚,十二月份他就去北京驻外,整整一个月没有回家。我从小就知道父母的工作模式,所以还能承受吧。”尹祎祎无奈地说,由于北京到济南每天只有一班飞机,就算回家,时间也都耗在路上。加上平时两个人工作时间不一致,很少打电话,所以,即便自己对老公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小不爽”。她向记者透露,自己加了一个名叫“小飞嫂”的QQ群,“里面全是飞行员妻子,大家吐吐槽,心里就痛快多了。”

  说到即将来临的春节,尹祎祎坦言,自己心里一直没啥过年的概念,虽然年年都过节,但也都是根据飞行计划,很少能赶上大年三十除夕夜一起吃团圆饭。“我们有时候大年初二、初三过,对除夕没什么期待,感觉跟平时一样。”

  送人回家,自己总在路上 恩爱小两口再忙也幸福

  山航飞行部104中队的李彬生于1989年,还是一个年轻的副驾驶,而他的妻子,娇小可爱的九零后女生刘伊孜则是山航的地勤人员。

  2月11日采访当天,凌晨3点刘伊孜才下班,在单位宿舍睡了一会儿,等待上午10点从昆明飞回济南的李彬一起回来。新婚的小两口似乎还处在热恋的阶段,采访过程中不停斗嘴,很是热闹。李彬是四川人,为了“看大海”来到山东,在青岛读完大学后留在了山航。刘伊孜则是典型的济南小姑娘,直爽活泼,伶牙俐齿。

  两人赶着山航20周年的大潮,2014年底结了婚。结婚前,除却两个人的上班时间,婚礼只准备了一个多月。婚礼刚结束就赶上了春运大潮,两个人紧接着投入工作,至今还没有度蜜月。这种快节奏的生活模式,两人早已习惯,但没时间度蜜月,还是一个小遗憾。刘伊孜表示:“我特别特别想去马尔代夫度蜜月,可惜没有时间。”李彬心疼地安慰自己的妻子:“今年,今年一定抽空去。”

  小夫妻相处模式似乎是不停斗嘴,但沉甸甸的爱毋庸置疑。刘伊孜说,李彬没有飞行计划的时候,如果自己要早晨5点多从家里出发,李彬都会一起起床,把自己送上车,并提前泡好蜂蜜柠檬水给自己带着。而李彬有飞行任务的时候,只要妻子在机场上着班,他就会送去饭菜和洗干净的水果。刘伊孜过生日时,李彬更是带她去了海边,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去年,李彬过生日恰好赶上在重庆驻外,刘伊孜专门从济南赶到重庆,定制了一个特别的蛋糕给他,蛋糕上有一架精致的飞机和一个帅气的机长,飞机型号是刘伊孜专门记下了李彬从四级副驾驶考到三级副驾驶所驾驶飞机的型号。

  “春运期间,天天送乘客回家,而自己却一直在路上。”李彬这样描述自己的春运。由于航班大幅增加,济南每天出港航班加密,无论是飞行员还是地勤,都深深感受到了春节带来的紧张忙碌。自从春运开始后,山航推出了很多有奖活动以及具有春运特色的举措。刘伊孜需要每天站在登机口,接送旅客时,对每位旅客说一句关于羊年的祝福语,一天下来,嗓子干得不愿讲话。

  今年正月初一,刘伊孜要上班,她需要提前一天到单位,这意味着除夕夜要和同事一起吃年夜饭了。但是幸福如这对小夫妻,再忙碌也算不上什么。

  相识七年修成正果,年年除夕在加班

  山航工程技术公司定检中队的张永虎和山航客舱部乘务二中队的靳晓婷,是山航一对“金童玉女”。两人共同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在校相识相恋,2010年双双进入山航,到如今结婚生子,已有七个年头。

  张永虎平时三班制,每天平均工作时间八个小时左右。靳晓婷则要飞行,两个人每周共同休息时间很少,有时候赶上靳晓婷飞驻外航班,两人可能一周见不着一面。“偶尔遇到航班延误,她回到家已经早上,我又要上班了。”张永虎说。

  张永虎和靳晓婷于2013年7月16日结婚,2014年9月11日女儿出生。因为靳晓婷的工作性质原因,她在家休孕产假时间为一年零九个月,2015年8月份回公司,参加地面学习重获资格培训,恢复飞行。张永虎说,等老婆上班后,两人更没时间照顾孩子了,所以只能把老人接来青岛,帮忙照顾。

  张永虎提到,从工作到现在,自己只有一年春节回老家过年,其他都是留在公司值班,几乎每年都吃公司的年夜饭,尤其是大年三十那天,要一直工作到晚上。靳晓婷基本上每年也都有飞行任务,大年三十送了一批又一批的旅客回家,自己却不能回家。今年她趁着休产假终于能跟家人过个团圆年,但是张永虎还要加班,继续保障航班。

  身为民航人,总有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张永虎还记得当时拍婚纱照的时候,更改了三次照相的时间:第一次因为张永虎临时被派到上海排故,没照成。第二次小两口都已经到了拍摄地点了,靳晓婷接到电话,要求马上回公司执行一个航班任务,第二次也没拍成。第三次前一天靳晓婷执行晚航班,不巧遇到航班延误,第二天早上才落地,由于精神状态欠佳,再次取消拍摄。不过最终这对小夫妻还是拍出了美丽的婚纱照。

  张永虎提到两件印象深刻的事。2013年冬,晚上已经11点多,他在机坪上工作,此时靳晓婷的飞机刚好落在隔壁机位,她送完旅客后,看到张永虎在机坪上,便大声喊他,但是由于机坪上的轰鸣声太大,张永虎听不见,靳晓婷就带着几个同事,拿着飞机上剩余的热盒饭和水,送给张永虎和同事们,张永虎既惊喜又感动。一份简单的盒饭,暖和了早已经冻透的身体。